郑州女白领辞职回农村,带领村民卖野生草药,让村里人收入翻番

曹方的老家,在河南省南阳市社旗县饶良镇的曹庄村。这个偏远的小乡村离县城足有近40公里。

曹方的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靠种地一年赚不了几千元。当年曹方考上大学,他们向亲朋好友借了一圈钱,才把女儿的大学学费给凑齐了。

大学毕业留在郑州做财务的曹方,一度是“全村的希望”,跳出农村的典范。没想到,三年后,曹方还是从公司辞职回到了农村。

回村之后,曹方开了一家网店。靠着在网上卖野生草药夏枯草、枸杞根、苍耳子、癞蛤蟆草等,店铺一年年销100多万。几百个村民成为曹方的“供应商”,收入比过去翻了一番。

如今,曹方是村子里,最会赚钱的宝妈。

“不做财务了,我给你做网店吧。”

2009年大学毕业时,曹方留在了河南省会城市郑州,应聘成为当地一家电器公司的小财务。

工作后不久,有一天,公司老板拿来1688元的发票,让曹方给报销。曹方瞧着和平时的报销类目都不一样,就多问了几句。老板告诉她,公司在1688诚信通上新开了个店铺,开始做线上销售,这笔就是开店的钱。

郑州女白领辞职回农村,带领村民卖野生草药,让村里人收入翻番

曹方在大学学的专业是市场营销,听说公司开始做线上销售,当下就来了兴趣,“老板,要不我给你做1688诚信通店铺的网络运营吧,不做财务了。”

老板正愁没人会打理这个线上店铺,一个产品都还没上架,也就同意让曹方试试看。

前三个月时间,曹方一个人忙得脚不着地。给店铺做主页装修,将公司的电器、茶杯礼品等共几十款产品拍照上传到线上店铺,还要回复客人的咨询,每天都要工作到深夜。

所有人都没想到,线上试水仅3个月时间,1688店铺的销售额就超过了公司线下的销售额,曹方的工资也跟着翻了四五倍。“线上几个卖得比线下便宜,因为基本不需要场地租金和太多人力,成本降低了。”

老板大喜,又开了个淘宝店铺,并且在公司内部成立了“网络营销部”,曹方一跃成为部门的负责人。

曹方一直在这个部门做了三年时间。2012年,公司拿货的上游渠道突然告诉他们,不准在线上低价卖他们的产品了。曹方这才知道,公司的网店,遭到了线下代理商的投诉,老板让她将所有的线上业务关停。

曹方心有不舍,这时,结婚不久的她发现自己怀孕了,“这几年拼得太累了,加班到凌晨1点都是常事,算了,不做就不做了吧。”

夫妻俩刚工作几年,还买不起郑州的房子,曹方辞职后,俩人就回到了曹方丈夫的农村老家——南阳市社旗县的程洼村,紧挨着曹方的家乡曹庄村。

“妈妈上次就是从这里回来的。”

女儿出生后不久,曹方又捡起了自己的老本行——开网店。

她从1688网站上,找到一家可以一件代发的女装公司,同时将几十款衣服图片,上架到自己的淘宝店。有人下单,曹方就联系女装公司直接发货。

郑州女白领辞职回农村,带领村民卖野生草药,让村里人收入翻番

在程洼村待了一段时间,曹方发现,村里总是断电断网,“正回复客户呢,就发现消息发不出去。一断网失联,这笔生意就黄了。”

没办法,曹方将女儿给了婆婆照看,自己则在40公里之外的社旗县县城租了个房子,将生意搬到了县里。忙起来时,半个月才回村一趟陪女儿。

有一天,一个老家亲戚去出租房里找曹方玩,她发现,曹方一整天都忙得跟不停转的陀螺一样,连饭都没吃,就多嘴问了一句,“你忙成这样,一天能赚多少钱啊?”

曹方店铺那天报了淘宝活动,订单量比平时高出一大截,她一直忙着发货,头都没抬回了句,“差不多3000多块钱吧。”

亲戚当场愣在那儿,“你这一天赚的,是我一个半月的工资啊。”亲戚原本在县上的餐馆当服务员,回去之后就把工作辞掉了,跑来曹方这里帮忙。

网店渐渐走上正轨,曹方一个月能赚10000多元,是当地平均工资的近5倍。

有一天,正在打包发货的曹方,忽然接到了老家婆婆的电话,声音很是焦急,“孩子找不着了,你们赶紧回来吧。”听着婆婆声音里略带哭腔,曹方赶紧联系了丈夫,俩人开车往老家赶。

大概20多分钟之后,曹方再次接到电话,说是女儿找到了。婆婆告诉她,孩子是在村口的田沟里找到的。“还是过路的人看到的,她就站在那儿怎么也不肯走,说在等妈妈,妈妈上次就是从这里回来的。”

曹方心里一酸,女儿才2岁多,田沟离家有300多米, “赚再多钱也不如陪女儿重要,她很快就长大了。”

没多久,曹方就关掉了女装店,再次回了程洼村。陪女儿长大的同时,曹方还帮着丈夫照看新开的兽医店。

“我给你们高价,你们放心去挖。”

南阳是“医圣”张仲景的故乡,乡野田间里长了很多野生草药。

曹方曾见爷爷和村里几个老人,花一下午时间去野外,挖野生的蒲公英和艾草,之后他们将这些野生草药拿到小摊贩的地摊上卖。

地摊就在曹方的兽医店旁边,她看着老人花一下午时间挖的艾草,只卖出去15块钱。“还有蒲公英,一斤3块钱,有时候老人一下午都挖不到一斤蒲公英,卖得太便宜了。”

郑州女白领辞职回农村,带领村民卖野生草药,让村里人收入翻番

曹方觉得有些荒唐,就对那群老人说, “我来帮你们卖吧,我给你们高价,你们放心去挖。”

最开始在曹方的淘宝店铺上架的,是野生芝麻叶和蒲公英。曹方给村民的蒲公英收购价,是一斤7元起,比小贩的价格高出一倍不止。

芝麻叶一年中只有几天时间能挖,超出时间便不能食用。早年间,村里的野菜和草药不值钱,连卖都卖不出去。“大家就拿芝麻叶当新鲜蔬菜吃。”

蒲公英等产品一上架,就有广东客户下了单,要用来泡水泡茶喝。村民看蒲公英和艾草能卖钱,自发带来给曹方“鉴宝”的野生草药就越来越多。有的野生草药曹方甚至叫不出名字,村民指着刚挖来的“一堆菜”叫开了,夏枯草、枸杞根、苍耳子、癞蛤蟆草…

曹方将品相好的留下,上架到网店,“还真有客人下单,大多是入药或泡水喝。”

留守在村子里的,多是60岁以上,上了年纪的老人,和留守儿童。有一次,一位北京的客户联系到曹方,问她有没有办法弄到马蜂窝,要做痛风的药引子。曹方看到后,就给村里常来送货的几个老人打了电话,老人回复说可以。

当天,村里几个放羊的老人,就在常放羊的野外石头缝、树枝上还有草堆里,寻到了几个马蜂窝。“先用火把马蜂给赶走,或者直接长一点的棍子戳下来,有一些老人还被蛰到了,但晒干之后就马上给我带过来了。”

村里兴起了一股“挖野菜”潮,甚至隔壁村的人也加入到曹方的“供货大军”中。几个长期给曹方供货的老人,“一年收入能有1万多块钱,比种地高了两倍不止。”

“你儿媳妇会赚钱,真厉害。”

曹方所在的程洼村,以及附近的几个村子,几乎家家户户的房前屋后,都搭起木架子,种着丝瓜。“丝瓜好养活,随便丢个树枝。等丝瓜的藤蔓爬上墙、爬上树,你就基本不用管它了,会越爬越多。”

种植的嫩丝瓜,翻炒后是村民餐桌上一道美味的家常菜。而一些爬得太高摘不下来的老丝瓜,或是成熟了来不及摘下的丝瓜,就渐渐干枯腐烂在枝头。

曹方盯上了老丝瓜。她率先将家里种植的老丝瓜摘下,去皮倒籽后在院子里晒干,再分拣出好的丝瓜络,上架到淘宝店铺。“这样的丝瓜络是天然的刷碗好手。”

郑州女白领辞职回农村,带领村民卖野生草药,让村里人收入翻番

几百个丝瓜络很快被一抢而空,曹方自家的丝瓜产量不够了,她开始向村里收购。附近村庄好几百人陆陆续续,拉来了自己家的老丝瓜。

隔壁村一位80多岁的老人,有一天开着老年电动三轮车,车上装满了晒干的丝瓜络,来到了曹方店里。老人的小孙子在镇上上初中,他闲在家里没事做,听说曹方收丝瓜络,他不仅把自己家的丝瓜摘干净了,还跑去隔壁几个小村庄,收购大家扔掉的老丝瓜。

那一车丝瓜络,老人卖了400多块钱。“这下能给小孙子买新衣服了,小孩子还挺挑的,几十块的衣服看不上,非要买100块以上的才行。”

一年时间,曹方帮村里人卖出了10多万个丝瓜络。曹方的婆婆后来接手了收购丝瓜络的活儿,”村里一些老人过来喜欢唠嗑,有的说自己眼睛看不见了,有的说自己有个傻儿子,让曹方价格给高一点。遇到这种情况,曹方每次都给很高的价格,算下来,有时候还亏了不少。”

如今,曹方的淘宝店铺上架了几十款野生草药和野菜,有五六个人在打理,一年销售额有100多万元。不久前曹方和丈夫在县城买了房。

郑州女白领辞职回农村,带领村民卖野生草药,让村里人收入翻番

有意思的是,曹方给村民的价格高,导致他们那一带,收购小贩们都渐渐不见踪影。

和曹方一样,在程洼村生活的有十多个宝妈,“有的全职带娃,有的做一些手工活,比如给魔方贴颜色,做鞋花、穿珠等,一天赚不了几块钱。”也有宝妈跑来跟曹方取经,想开一个一样的淘宝店,“但是坚持下来的不多。”

曹方的婆婆每次跟村里人聊天,对方总夸她,“你儿媳妇会赚钱,真厉害。”

声明:本站文章均为投稿与网络转载,财神婆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标有明确的来源信息。文章为原作者观点,不代表财神婆立场,不承担连带责任。如有涉及侵权或异议请联系我们删除。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