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座产业带城市正在全面进击数字经济新生态

这座产业带城市正在全面进击数字经济新生态

因为疫情的出现,今年注定成为了数字经济发展的划时代的年份。数字经济在今年发挥了重要作用,通过互联网,中国人解决了重要的生计问题,使得老百姓能够真正的隔离,社会秩序得以快速回复。

今年也是全社会数字化意识被疫情激醒的一年

产业互联网理论落地为应用场景,涌现出一批行业特征明显的商业模式,全社会开始正视产业互联网,各方视角下产生诸多新的理性判断,当然也不乏对新模式、新业态的疑虑和争辩。在行业还在对产业数字化新模式、新业态热烈争论时,有些机关机构已经感知到风口已经到来并果断布局产业数字化,利用机关机构独有的资源整合和动员能力展开一系列传统产业智能化改造和数字化转型、数字化企业培育招引动作,力图围绕制造业形成数字化生产性的服务业和制造业集群,催生出一个数字经济新生态。

常熟成为第一个提出构建产业数字生态的产业带城市

地处长三角地区的常熟是全国知名的服装产业带城市。常熟服装市场建于1985年,经过三十多年发展,常熟已经是目前全国较大的服装服饰专业市场,目前常熟常住人口超过300万,拥有大小专业市场35个、市场主体超过5万户、市场年销售额超过1600亿、年网络零售额超过452亿,孕育了像波司登这样的中国服装行业龙头企业。常熟作为一个县级市,拥有以上一串逐年增长的数据也足以令一些地级城市投来羡慕的目光。

在今年8月,常熟服装城管委会召开长三角产业数字化创新峰会,提出打造长三角产业数字化创新中心,全面推进服装产业数字化,构建数字经济新生态的全新发展思路。常熟再一次冲在产业发展的前面,成为全国产业带城市中第一个喊出以产业数字化为城市发展重点的城市。

为什么是常熟第一个提出全面开展产业数字化的城市

关键词1:长三角 产业集群

长三角地区是我国产业集群密集的区域。我国产业集群多分布在浙江、江苏、上海等省市。其中,江苏省已经形成了50多个纺织服装集群,集群呈现出专业化特色明显,产业链体系完整,中小企业集聚效应显著的特色。如常熟服装板块、江阴毛纺板块、吴江丝绸板块、张家港毛纺毛衫板块、海门家纺板块、常州武进织造板块,还有一大批”一乡一品”的特色乡镇,如休闲服装名镇海虞镇和沙家镇、毛衫名镇横扇镇和新港镇等。

常熟自身及周边庞大的产业集群为产业数字化提供了坚实的实体经济基础和丰富的应用土壤。常熟是我国重要的纺织服装集群基地,一直是线上线下服装销售一级货源地,拥有“中国纺织产业基地市”“中国休闲服装名城”“中国羊绒制品名城”等称号,形成了集原料、辅料、设计、印染、针织、纺织、物流、批发、零售、出口等环节于一体的完整产业链。

关键词2:转型升级 数字化

在一系列耀眼的发展数据背后,常熟服装市场也正面临着线上替代线下市场、线上流量零和竞争、产业供应链整体组织松散等多重压力。常熟服装生产和交易发展多年,为服装这一网络零售第一大类目提供了丰富的货源,创造了大量的电商就业岗位,但削弱了线下专业市场的人流;常熟的电商卖家虽然背靠专业市场没有错过电商发展的黄金十年,但始终逃不出流量争夺的零和游戏。服装生产企业虽然不断采用大量先进制造工艺,但供应链智能化程度整体偏低。在数字经济加速发展和常熟服装产业趋于“微笑曲线”低端之时,常熟适时举起了全面推进产业数字化、构建数字经济新生态的大旗,以求破解产业发展瓶颈,将服装产业整体推向新的发展高度。

关键词3:提前布局 快速实施

从提出实施到初具雏形仅四个月时间。今年7月,常熟市第一次提出围绕“354”现代产业格局,以产业数字化为城市发展重点,依托市场主体的流量、规模优势,实现“数字化转型”“全流程再造”的总体发展思路,这一发展思路的提出比阿里巴巴发布犀牛智造工厂提前了一个月,而犀牛智造同样先以服装产业为突破口探索产业数字化发展模式。

在三个月时间里常熟服装城管委会密集开展构建数字新生态动作,先后与亿邦动力合作成立长三角产业数字化创新中心, 引入“衫数科技”全国服装产业数字化专业服务商,与“中通股份”、“熙麦中国”合作建设长三角时尚供应链枢纽,联合“拼量网”、“集淘科技”、“牛品云”等专业机构建设数字品牌营销中心,华为云、悠扬纺织云等工业互联网项目集聚成势。 

11月底,常熟市委书记周勤第更率市党政考察团赴杭州市密集拜访企业,考察学习数字产业发展先进经验,与“凌迪科技”、“好管家”等一批产业数字化企业进行签约合作。短短三个月时间,以构建数字化转型服务、数字化品牌营销、智慧供应链枢纽三大中心为落地抓手,全面推进数字化转型的发展框架基本构建,这足见常熟市机关机构推进产业数字化转型的迫切心情和决心。

产业带城市数字化转型,常熟是一个开始

区别于消费互联网,产业互联网的价值链更复杂、链条更长,一个地方要在产业数字化的浪潮下形成新的核心竞争力,需要在全产业链上下功夫,以垂直整合的方式,把研发、材料与制造、物流、仓储、结算、销售等高端环节集于一地。这样既实现了中小企业与龙头企业的水平分工,又实现了上中下游产业链在地区的垂直整合,推动制造企业在行业内、产业链内、地区内互联互通。

常熟以自身的服装产业为蓝本,在这个垂直领域下通过产业数字化将上中下游产业链涉及的成百上千的企业集群化,进而形成一个有灵魂的数字经济生态。这是个比犀牛智造这样从单个工厂进行点状提升更宏大的计划和工作,但常熟一定是个开始,不久将有更多的家纺、机械、轻工、冶金等产业带城市加入到产业数字化的队伍中,支撑起中国数字经济高速发展。

声明:本站文章均为投稿与网络转载,财神婆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标有明确的来源信息。文章为原作者观点,不代表财神婆立场,不承担连带责任。如有涉及侵权或异议请联系我们删除。
Top